主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要闻 >

新闻中心

集团要闻
媒体报道
行业资讯
国资动态
企业报刊
海丝传奇系列报道
新闻视频test
集团要闻

通过一座码头拯救一个国家中远集团是怎么做的

发布日期:2019-08-14 15:19 浏览次数: 字号:[ ]

  比雷埃夫斯港的一个集装箱码头。自从中远集团在码头安装了最先进的吊机,这个港口的年吞吐量增加了五倍都不止。图片来源:Alfredo D’Amato—Panos Pictures for Fortune

  初夏一个潮湿的夜晚,一千多人涌入雅典的一处广场,为左翼政治领袖阿莱克斯·齐普拉斯欢呼。齐普拉斯已经到了他总理生涯的末期,在大选中也落后于一位重商派的竞选对手。

  他跳上一个临时搭建的演讲台,身后的旗帜上写着“我们有能力”。他对着人群大声说道:“这是一场两个世界之间的战争,是精英与大众的战争!”随后他把话题转到了那些瞄准希腊投资机会的外国公司,在欧洲漫长的金融危机期间,希腊是受伤最深的国家之一。“在连续8年的萧条后,我们成功地回到了增长通道。”齐普拉斯喊着,“电力、健康、教育、水和能源,这些东西是不能卖的!”

  把国有的财产保留在希腊人的手中,这样的承诺引来了民众震耳欲聋的欢呼。但是,齐普拉斯并没有提到希腊财富中最宝贵的部分:比雷埃夫斯港。该港口就在雅典的边上——是通往中东和非洲的捷径——2500年来这个港口一直是战略宝地,最早可以追溯到雅典和斯巴达为了地中海的霸权,在附近海域的一场战斗中击败了波斯国王。尽管如此,广场集会的人群明白,正是齐普拉斯的政府多年前卖掉了比雷埃夫斯港,卖给中国。

  当中国国家主席习在2013年首次提出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倡议(简称BRI)时,他脑中想的是商贸,而不是征服。习称,中国将在数千英里的距离内,构建一个公路和铁路(“一带”)以及海路(“一路”)的网络,将亚欧和亚非连接起来。这个想法是要重建曾经的丝绸之路——一条东西方的商贸通道,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贸易的基石。而中国最终的战略目标是:扩张并稳固一个贸易关系网络,以此来强化未来数十年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政治格局中的主导地位。

  比雷埃夫斯港成为了一带一路开发的展示窗口——这个港口项目不但会改造港口本身,也可能会改造整个希腊经济。这也是中国最大的公司执行一带一路项目并从中获益的一个范例。自2016年以来,该港口的大股东就是中国的中远集团(实际运营始于2009年)

  中远进入时,比雷埃夫斯港“只是一个没人认真关注的落后的集装箱装卸区。”说这话的是奥拉夫·默克,他是经合组织(OECD)国际运输论坛的港口和海运专家。“中国看到了一个未被开发的机会。”新的管理层带来了令人炫目的各种变化:据港口管理机构称,今年这个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将是2010年的5倍。比雷埃夫斯港也正在成为地中海最大的集装箱港口,或许在今年就能够超越西班牙的瓦伦西亚港。

  与此同时,中远集团自身也获得了迅猛发展,这主要归功于一带一路计划和中国政府的坚实支持。在合并了几家运输公司后,按运输量排,中远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的海运公司,年收入达430亿美元,并在环绕欧洲的其他港口也有不少股份。

  近几年,中国一直把比雷埃夫斯港宣传成一带一路成就的样板。这种影响力在雅典随处可见:港口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当地房地产的中文广告,以及要把比雷埃夫斯港再造成一个旅游目的地,让中国的旅客蜂拥而来。

  当西方人谈到与中国的竞争,话题常常是先进科技——比如人工智能或者5G互联网。但其实一带一路计划特别强调贸易基础建设的重要性:铁路、公路和港口。而在这个网络中,或许最重要的衔接点是港口。大约90%的国际货物贸易是通过海路完成的。控制了海运航道和港口,就能够在全球经济中掌握极大的影响力。“习主席会想,‘我的政治遗产会是什么?’”提出这个设问的是尼古拉斯·维尼科斯,一位第四代的希腊船主,也是总部位于中国的丝绸之路国际商会的副主席。“他决意成为21世纪的马可波罗。”

  一旦成功,一带一路将是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中国的公司早已行动,铺设公路、运作码头、建设铁路线多个国家比如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和哈萨克斯坦。中国政府的支出和补贴让这些工程不断开工。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预计,中国已经在一带一路项目上的投入达2000亿美元,而据摩根士丹利预测,到2027年总投资额将达1.2万亿美元。习在2015年说过,一带一路最终将带来“所有沿线国家的真正的大合唱,而不是中国的独角戏。”

  在这曲大合唱中,欧洲还只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声音:最大的一带一路项目都在亚洲和非洲。但一带一路之外,中国在欧洲的投资也在快速增长。金融危机后欧盟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沉重的债务负担束缚了政府开支,中国公司于是来填补了真空。

  事实上,由于中美贸易关系紧张影响了中国对美的投资,现在中国的直接投资约有四分之一是去欧洲——据律所贝克·麦坚时统计,2018年上半年投资额达220亿美元。国有的中国化工集团在2017年以43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瑞士农业巨头先正达。2016年中国的美的集团出资53亿美元收购了德国机器人厂商库卡,这事让大众汽车耿耿于怀。被特朗普政府认为是国家安全威胁的科技企业华为,在中国之外最大的物流中心就设在匈牙利,那里雇佣了2000名员工。

  新旧帝国的交叠,雅典居住着1万名中国外派人员。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Alfredo D’Amato—Panos Pictures for Fortune

  一名中国人经过街头,推着一个装有几箱服装的小推车。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Alfredo D’Amato—Panos Pictures for Fortune

  中远希望将比雷埃夫斯发展成一个旅游目的地,像卫城那样接待大量中国游客。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Alfredo D’Amato—Panos Pictures for Fortune

  一名中国男子在当地市场购买水果。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Alfredo D’Amato—Panos Pictures for Fortune

  前财政部部长、希腊左翼人士扬尼斯·瓦鲁法基斯说:“金钱不喜欢线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救助希腊的谈判,他批评欧盟领导人,把希腊的公司搞得很脆弱导致被收购。他说:“欧盟的决策者把投资弄到历史最低水平,让中国公司进来后发现没有其他竞争对手。”

  中远就悄悄地成为了这些投资者中最忙碌的一个。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前,中远就已经开始在多个主要港口进行股权收购,环绕欧洲编织一个终端网络。(中远与当地政府签署长期的特许权;比雷埃夫斯港是其唯一拥有控股权的欧洲港口。)中远的布局包括拥有荷兰鹿特丹巨大的Euromax终点港47.5%的股权;100%控股比利时泽布吕赫集装箱港;占股西班牙瓦伦西亚和毕尔巴鄂终点港。在欧洲之巅以色列,中国正在海法和阿什杜德修建港口。

  中远的崛起也显示出,国资公司把自己的发展战略纳入政府的宏大计划,将获益甚多。增长和利润几乎可以确保——这样的优势没有一家美国或欧洲的公司可以与之并肩。“中远的运营亏损可以由政府补贴弥补,而信贷的宽松让大额投资成为可能。”经合组织的分析师默克解释道。

  中远派驻比雷埃夫斯港的主管傅成秋拒绝了多次的采访请求;中远在欧洲和中国的高管也没有回应采访请求。但在公开场合,公司的高管并不讳言其全球扩张的计划。今年4月,中远的港口部执行总裁张伟说:“扩大规模将仍然是我们这个行业的长期趋势。”

  如果你从雅典市区驱车5英里进入比雷埃夫斯港,途径一些汽车修理店和小咖啡馆,你不会感觉到你进入的是一个争议焦点区。尽管镇上及周边住着45万人,比雷埃夫斯港给人的感觉是这个郊区也曾经过过好日子。午餐时间,港口咖啡店的塑料桌边坐满了码头工人,抽着香烟讨论着5美元的沙丁鱼餐,这正是他们所经历的十年艰苦岁月的缩影。

  一位64岁的留着胡须的强壮男子吉奥格斯·阿莱维索普勒斯说起了他的经历,他17岁就在港口开始工作,那是1972年,当时造船业是希腊的强国产业。他最终成为一名焊工,在干船坞和浮船坞的船只上进行维修工作,数十家小公司在那里干着一些零工。

  但到了本世纪初,比雷埃夫斯港的工作量急剧下降,因为许多公司在其他国家寻求更低的维修价格,或者去光顾更现代化的码头。多年的劳工运动也削减了港口的吸引力。阿莱维索普勒斯说,在2005至2014年间,他每年只工作约50天。“我的整个生活都变了,我的人生观也变了。我甚至想过自杀。”他说,“有些日子里,我们只吃点面包。今天该吃点什么这个问题,答案永远都是什么最便宜吃什么。”

  多年来,希腊政府似乎满足于将比雷埃夫斯港运营为一个通勤港,渡船送数百万当地人和游客往返于爱琴海的岛屿间。但这里的船坞和货物港的状况,一年不如一年。由于债务缠身,又受制于政治分裂和官僚丛生,政府忽视了港口的升级改造,它本可以让比雷埃夫斯港适应快速发展的大型集装箱船运业。到了2010年,用20尺柜这一衡量集装箱吞吐量的标准方法算,港口的年货物吞吐量跌到只剩88万——是欧洲最大型港口吞吐量的零头。

  2008年时中国行动了。中远,全称是中国远洋运输公司,与希腊政府签署了特许证,获得了比雷埃夫斯集装箱装卸港35年的运营权,这份协议价值12亿欧元(约合14亿美元),包括租金和设备升级,以及另外27亿欧元的收入共享。颇有分量的码头工人工会,对于被外资控制的前景表示担忧,他们举行了长达6周的罢工。在中国公司正式入驻那天,他们在比雷埃夫斯港的岸边树起了旗帜,上面写着“中远滚回去!”然而,彼时全球经济衰退正值谷底,希腊没有更多的选择,罢工人群很快就回去工作了。

  中远快速地对比雷埃夫斯港的其中一个码头进行了大修,并对吊机进行了重大设备升级。这极大地扩展了比雷埃夫斯港的吞吐能力,几乎一夜之间将该港变成了对集装箱船只富有吸引力的目的港。中远对港口的运营也更有效率。“以前,员工都是公务员。”船主维尼科斯说,“每天工作8小时都不到,大部分时间在钓鱼。”

  更重要的是,中远现在把自己公司的巨量集装箱船只导向比雷埃夫斯港。古希腊人就已经明白,比雷埃夫斯港的地理位置让其价值连城。对于从苏伊士运河出发来欧洲大陆的船只,这是最近的主要集装箱港口,也是通往广阔的东南欧地区的门户。“中远到来之前,中国货物需要去汉堡或者英国,然后才能进入比如巴尔干地区,而现在可以缩减10天航程。”《希腊中国时报》的所有人吴海龙告诉我们。他的报纸主要面向在雅典的约1万中国读者。

  船体焊接:中远已经与劳工达成了和解,与比雷埃夫斯港出了名任性的码头工人和造船工人和平相处。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Alfredo D’Amato—Panos Pictures for Fortune

  即便比雷埃夫斯港运作得不错,希腊仍然在债主设置的严峻紧缩条件下艰难前行。债主们要求希腊政府大幅缩减公共开支——导致成百数千早已深受紧缩之苦的希腊人走上街头抗议。阿莱克斯·齐普拉斯和他的激进左翼联盟赢得了2015年的大选,在竞选中他们承诺绝不售卖某些公共资产。但最终,为了符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的救助条件,他们还是不得不卖了一些家当。看看吧:希腊把铁路线卖给了意大利国有铁路公司,售价仅仅是微不足道的4300万欧元,比有些体育明星一年赚的都少。天然气的控股权卖给了一个私有集团;另一家国有公司中国电网,收购了希腊国家公用事业的部分股权。曾经主管希腊议会预算办公室的经济学家帕纳吉奥蒂斯·里亚格瓦斯说:“希腊有几个选择,但希腊没有选择破产。”

  2016年希腊同意将比雷埃夫斯港的51%的股权卖给中远,包括其集装箱装卸港100%的股权,协议价格是3.685亿欧元,另加7.6亿欧元的升级改造费和收入共享。比雷埃夫斯港实际上成为了中国永久拥有的港口了。2018年该港口的吞吐量是490万个20尺柜,成为了欧洲第六大的货物港。

  焊工阿莱维索普勒斯说,从那以后他的生活急速好转。他说去年他赚了差不多2万欧元——是政府卖出港口前他收入的4倍。即便如此,希腊经济的苦难历程还是留下了一些疤痕。“心理上,我们还没有复原。”他说,“像其他人一样,我们还是有担忧。”

  到了2018年8月,希腊终于摆脱了长达8年的紧缩计划。尽管2017年希腊经济获得了增长,但在2008至2016年间希腊的GDP令人瞠目地缩减了45%——这是和平时期对一个国家最大的经济打击。希腊的项目融资要让投资人有信心,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希腊银行行长雅尼斯·斯托纳拉斯认为,“所以我们需要股权投资。”这些资金的进入,不仅是为了提升经济,也是为了在实质上重振希腊,行长解释说。金融危机期间成千上万的受过教育的年青人离开了希腊,留下来的也不愿意组建家庭。“只有提供好的工作岗位,年轻夫妇才会愿意生小孩。”斯托纳拉斯说。

  中远说它正在创造这些就业机会。许多希腊人担忧中国控制了港口,意味着很多中国工人会进来取代希腊员工,可实际上港口的中国员工数量很少,都是一些经理层的人,也很少在船只和集装箱堆场上见到他们。中远的董事长许立荣最近对中国媒体说,中远为希腊创造了3100个工作岗位,为希腊经济提供了3.37亿美元的产值——对于GDP约为2000亿美元的希腊来说,这个数目是有价值的。去年该港口的收入约为1.51亿美元,比2017年上涨19.2%,中远称其目标是将比雷埃夫斯港的吞吐量再翻一番。

  中资拥护者们,还看到了中国资金在经济低迷时支撑了其他行业。希腊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V2总裁瓦吉利斯·克特尼亚蒂斯称,过去10年他在雅典的海边高档物业,只有5个希腊买家。克特尼亚蒂斯协助说服了希腊政府在2013年启动了一项“黄金签证”项目,外国人只要在希腊投资25万欧元的房产,就能获得希腊居民身份。

  克特尼亚蒂斯估算,从那时起中国买家在雅典抢购了超过4000套住宅和公寓,而仅经他手卖出的就有450套,买家一般是用作第二套房或者短期租赁。如今V2的中文广告遍布雅典机场的取行李区,买房就能快速获取欧盟居民资格——这对生意人来说是极大的优势。“中国人拯救了希腊房地产。”克特尼亚蒂斯说,而他也在四个中国城市设立了办公室。

  仅凭中国资金,就能重塑比雷埃夫斯的房地产市场。某个下午,比雷埃夫斯港管理局的发言人奈卡塔里奥斯·德门诺普洛斯带着记者绕了港口一圈,他指向一片巨大的废弃大麦筒仓地,说中远想要把它变成其计划中的五家高端酒店之一;中远还计划建立一个奢侈品商场。中远的想法是要投资约6亿欧元,把这个沉睡中的小镇变成一个旅游港口,服务于把比雷埃夫斯作为一站的巡洋船只(包括中国船只)。目前在这个小镇无事可做,游客如果在这下船,只会蜂拥而去6.5英里外的雅典卫城。“中国人对古希腊文化是有敬意的。”德门诺普洛斯说,“但在成千上万的中国富有人群中,来我们这儿的还是少数。”

  2017年,中国在欧洲更是急剧地扩大影响力。今年3月,习主席到达罗马,对意大利进行国事访问,意大利的总统卫队马背列队欢迎他,如同欢迎教皇。之后,男高音安德烈·波切利在正式宴会上为他高歌一曲。意大利的公司与中国签署了价值28亿美元的协议,而且意大利原则上同意加入一带一路计划,成为西方主要经济体G7集团中首个加入的国家。在意大利,如同在比雷埃夫斯,中国的海洋雄心发挥了作用:意大利有四个港口在寻求中国投资,包括的里雅斯特,其铁路直通比利时和德国,代表着欧洲最有价值的贸易线路。

  在希腊,局势发展也对中远有利。齐普拉斯的激进左翼联盟在7月初的大选中败北。饱受多年增税和勒紧腰带之苦的选民,选择了新。新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成为了新任总理,他现年51岁,哈佛毕业,曾经是风险投资家,他承诺为希腊吸引大投资者。大选前几周在雅典举行的一带一路会议上,新的副主席阿多尼斯·吉奥吉亚蒂斯说,新“欢迎中国公司来希腊投资和发展”。

  走在比雷埃夫斯的港口,码头上堆积如山的集装箱让人觉得这个国家的繁荣可期。在十年的衰退和苦日子后,比雷埃夫斯的码头工人感知到了收入增长的机会。当地码头工人工会的秘书长吉奥格斯·高格斯说:“我们不想总是这么挣扎着过日子,我们需要平静的生活。眼下,对和平的渴望超越了民族自尊。”(财富中文网)

  本文另一版本登载于《财富》杂志2019年8月刊,标题为《码头上的集装箱》。

  朋友圈的意见领袖:作为一个有独立思考精神的读者,用分享为你的阅读划上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