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新闻中心

集团要闻
媒体报道
行业资讯
国资动态
企业报刊
海丝传奇系列报道
新闻视频test
行业资讯

原油价格波动对海运运价的影响

发布日期:2019-01-16 03:36 浏览次数: 字号:[ ]

  自美国政府宣布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计划后,全球油价持续飙升,导致航运业燃油成本提高。近期,船用燃油价格的持续上涨极大地影响了班轮公司的经营环境,船用燃油价格较。为应对船用燃油价格飞涨带来的成本压力,班轮公司纷纷征收紧急燃油附加费或上调运价,导致外贸企业物流成本过高,不堪重负。

  自美国政府宣布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计划后,全球油价持续飙升,导致航运业燃油成本提高。近期,船用燃油价格的持续上涨极大地影响了班轮公司的经营环境,船用燃油价格较2017年同期高出50%。为应对船用燃油价格飞涨带来的成本压力,班轮公司纷纷征收紧急燃油附加费或上调运价,导致外贸企业物流成本过高,不堪重负。

  燃油是船舶运输不可缺少的生命源泉。航行世界各国的远洋货轮大都以燃油为动力,燃油在船舶消耗中所占的比重高达90%。数据显示,目前整个航运业的年燃油消耗量约为3.2亿吨。

  近年来,世界石油消费和贸易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亚太地区石油消费比例已经占到世界的1/3。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第二大原油消费国、第八大原油生产国,原油对外依存度接近70%且呈不断上升的态势。

  任何商品的价格都脱离不了自身的供需状况,原油也是如此,但原油的供需不仅仅受到新增产能、经济周期、技术革新等方面的影响,更是大国博弈、政治角力的结果。美国政府以伊朗为抓手搅动中东局势、美国国内减税基建拉动需求,都将推动原油价格进一步上涨,目前燃油价格较2017年同期提高100美元左右/吨。

  如果出现极端行情,原油价格摸高2008年历史高位,将会对航运市场产生什么影响?原油价格上涨的预期会不会对航运运价衍生品的远月合约有所提振?

  燃油成本这一话题已取代供需矛盾,成为当前航运物流等相关企业关注的核心问题。本期专栏邀请部分船东、物流、金融从业人士畅谈原油价格上涨对航运运价产生的影响以及应对之策。

  燃油成本是班轮公司一项重要的成本支出,原油价格的上涨将使班轮公司面临刚性的成本上涨压力,如以成本导向进行定价,成本上涨将压缩班轮公司运价下调的空间,对运价形成支撑。然而,实际的运价形成机制极为复杂,运价不仅取决于班轮公司自身的成本结构,更是多元的市场定价主体激烈博弈的结果,班轮公司应避免陷入“囚徒困境”,通过盲目杀价争抢货源。

  事实上,自1998年以来至2018年,以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计算的名义运价下降约20%;但如果考虑扣减燃油附加费的基本海运费,下降超过50%,运价与燃油成本的背离时有发生。通过“智猪博弈”模型对班轮公司在定价过程中的博弈行为进行分析,市场份额领先的班轮公司率先定价,形成定价标杆;其它班轮公司采取“跟随定价”的策略,在定价标杆确定后根据自身品牌定位、运价梯度、市场预期等进行定价的模式是双方在博弈中实现纳什均衡的理性选择。掌握定价话语权的班轮公司理性、自律的经营行为,对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尤为重要。

  燃油成本一般占班轮公司总体成本的20%,甚至更多。毫无疑问,油价的上涨,加剧了班轮公司成本的负担,传导到下游,势必会带来海运费的上涨。从6月开始,各大班轮公司已经开征约50美元/TEU的紧急燃油附加费,而且是空前一致的集体征收,可见这个问题已经非常严峻。

  如果下半年油价继续上升的话,不排除班轮公司将进一步提高燃油附加费的费率。对于下游的托运人来说,需要密切关注这一问题,可考虑通过洽谈长期合约等,避免运费剧烈波动。

  与此同时,从历史经验来看,每次油价上升,都是推动航运业升级的一个关键时间点。相信,接下来,物流业的各方将更加重视技术升级,通过清洁能源、船舶优化等措施,降低对传统石油的依赖。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会有短期的阵痛,但长远来说,油价上涨对航运业未必就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情。

  我们这里所谈的是国际航线船用燃油市场,即保税船用燃油市场。燃油价格影响因素较多,主要受到当地供需、进货计划、库存、价格预期、意外事件等,这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受到原油价格的影响。新加坡燃油价格与布伦特原油走势高度一致,相关性至少0.7。

  燃油成本是班轮公司最大的成本项,一般占船东直接经营成本的20%~60%。船东对油价十分关注,对油价变化的敏感度很高。

  上半年,新加坡普氏380船用燃油跟随原油价格同步上涨20%左右。整体而言,受制于当前全球航运市场持续低迷,行业竞争激烈等缘故,上半年海运运价并未跟随油价上浮,相对还有下滑。油价的影响因素在运费变化中所占权重较低,海运业利润率普遍较低,短期内还看不到改善迹象。

  随着燃油价格居高不下,以及限硫令的生效,班轮公司面临着高成本的压力。之前,班轮公司为了减轻成本压力,已纷纷征收紧急燃油附加费。近日,班轮公司出手上调运价,包括达飞轮船、赫伯罗特在内的多家班轮公司先后发出通知,从8月15日起陆续上调运价,其中美国航线提价幅度较大,最高涨幅达到900~1266美元/FEU。

  近年来,尤其在油价迅速上涨或下跌的过程中,致使班轮公司难以控制燃油成本大幅波动的风险。回溯历史油价走势,石油不仅是能源商品也是金融巨头获利工具。由于国际油价的高涨,班轮公司将面临燃油成本迅速上升,假设油价每波动10%,班轮公司就可能多支出数亿美元。燃油成本占营运成本比重大,运价上涨也在情理之中。

  节流方式有多种多样,主要还是在价格锁定、集中采购、规划航线、优化航速等策略。而价格锁定的策略不同是导致各班轮公司燃油成本差距的主要原因。据传,赫伯罗特对80%的燃油采购进行套期保值锁定,这一策略曾经使得该企业燃油采购价格最低,一度令其他企业膜拜不已。

  3月,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成功上市并平稳运行,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上海航运运价交易有限公司推出的航运运价衍生品,为外贸物流实体企业提供有效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规避持续经营的风险,相关企业可选择运用金融这一避险工具来实现套期保值,以对冲运价波动风险,有效控制成本。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随着航运业的迅速发展,船用燃油的需求将持续增长,油耗成本也将不断飙升。节能减排,发展清洁高效的新能源船舶迫在眉睫。此外,航运物流及外贸企业合理运用航运运价衍生品工具,规避运价波动风险,无疑是个好办法。因势而至,顺势而为,乘势而上,相信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的。